betway必威体育首页西汉姆 > 必威体育网页进入 > 相互被基金围猎的威信游戏
2020-04-21
相互被基金围猎的威信游戏

踏上私有化之路两年之后,竞相被资本围猎的盛大游戏,再遇股东变动。日前,据盛大游戏宣布,其持股公司亿利盛达已将所持有的9.02%股份及34.38%投票权转让给银泰集团旗下控股企业,同时聘请原华数传媒副总裁谢斐为新任CEO。

5月25日,盛大游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将引入银泰的动因解释成为盛大游戏登陆中国资本市场打破僵局,可见公司内部亦对回归A股充满强烈渴望。不可否认的是,曾经作为中概游戏股的典型代表,盛大游戏已然错过了回归A股的最好时机。与之同期的巨人网络、完美世界已经完成了借壳回归的华丽变身。

伴随证监会拟暂缓中概股企业国内上市,中概股回归国内借壳、重组等风声渐紧,盛大游戏的回归之路将更加漫长。资本的逐利缠斗是导致盛大游戏错失良机的重要原因。游戏业内人士认为。

资本竞相追逐回归路漫漫

继母公司盛大网络私有化之后,2014年1月,盛大游戏开始了旷日持久的私有化之路。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买方财团在过去的一年多内数度变更。第一次变化,发生在2014年5月,完美世界、FV Investment Holdings、CAP IVEngagement Limited加入盛大互动娱乐买方财团;第二次变化,完美世界、Primavera、FV InvestmentHoldings、CAP IV EngagementLimited宣布从买方财团中退出。第三次变化发生2014年11月,盛大互动娱乐将所持有全部盛大游戏股份分别出售给宁夏中银绒业国际集团和亿利盛达投资控股,出售之后,盛大互动娱乐不再持有盛大游戏股份。

即使如此,抢食盛大的游戏并未结束。2015年11月,盛大完成私有化退市交易之后,股东之间的激烈内斗浮出水面。一方面,中绒集团和砾系基金背后代表的两大上市公司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展开激烈争夺;另外一面,中绒集团财团亦发生内讧,相关合伙人将中绒集团和董事长马生明告上法庭,诉称中绒集团方面缩减合伙人出资额度,试图最大化占有盛大游戏回归A股的收益。

而此番银泰入局之后,盛大游戏主要股东将由三方构成,即上市公司中银绒业的控股股东中绒集团,上市公司世纪华通及其关联方上海砾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控制的砾系基金,以及新股东银泰集团。公开资料显示,中绒集团、砾系基金、银泰集团目前在盛大游戏的持股比例大致为41.19%、43%、9.02%。

在业内人士看来,买方财团的数次变更,让盛大游戏的私有化平添资本博弈与讨价还价的味道。更有接近盛大游戏的内部人士曾向记者透露,盛大游戏在私有化过程中一度遭遇资金压力。

必威体育网页进入,据其透露,盛大游戏自宣布收到私有化要约以来,也数度传出寻求收购的传闻。绯闻对象包括腾讯、阿里巴巴、完美世界、上海文广,甚至来自海外的新闻集团默多克等。包括阿里巴巴也曾与盛大游戏洽谈收购事宜,但考虑到盛大游戏长期盈利能力与内部积累的问题,收购提议没有获得通过。

盛大游戏何以成为资本竞相围猎的对象?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薛永峰认为,A股缺乏大体量的游戏公司,盛大游戏凭借长期积累的IP、业内资源或许有不错的机会。但是在另外一面,大批核心人物离开,缺乏明确的战略与好的产品,也增加了重回A股的不确定性。

谈到引入银泰,新任CEO谢斐认为,这是原盛大游戏管理层所行的破局之举,通过出让所持股份引入新股东,让管理层得以将精力和目光专注于公司运营。不过亦有接近盛大游戏的业内人士认为,股东缠斗久拖未决,回归A股再被拖长。

监管风向突变放大时间成本

在股东的撕扯中,盛大游戏已然错失了回归的最好的时间点。

在中概股回归再上市这股潮流中,大小公司八仙过海前赴后继,从最初的游戏公司蔓延到包括360、陌陌、聚美优品、欢聚时代在内的整个互联网行业。但眼下在监管政策风向不稳的环境下,时间成本愈发成为左右这些公司前景的一个重要的隐形因素。

4月21日,国内分类信息第一股百姓网举行新三板挂牌敲钟仪式,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建硕率员工集体身披大红色卫衣,被网友戏称为百姓网红。在此前拆除海外VIE结构的过程中,百姓网可谓使用了剪刀手一般的麻利手法,仅一个月时间内完成了VIE拆除,该公司的轻模式为这个过程做了减法。而据一位经手过多家VIE解除进程的业内人士的经验,一般公司要在这个过程中耗费半年时间。

已完成私有化的盛大游戏要想在A股上市,仍面临解除VIE结构的过程。就在盛大游戏因股东撕扯不得不在重新上市的路径上放缓脚步,来自证监会的监管风向突然转变。尽管官方并未对细节予以正面回应,但中概股回归上市收紧已成业内共识。

眼下让监管层感到担心的是,一方面中概股在美国退市回到A股后溢价过高,从而可能扰乱A股市场和中小投资者;另一方面,身份稀缺的壳资源被争抢上市的公司炒得过热。

过热的市场随即在高调中引来了更多不确定因素。在当前监管风向突变下,市场上更突显出谨小慎微的应对态度。一些已经通过借壳完成A股上市的中概股公司也开始调低音量。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表示,谁也不想在监管风向突变的微妙时刻,成为回归后溢价过高的样本。已完成私有化退市并重新在A股上市的公司态度尚且如此,那些奔跑在私有化路上、或为登陆A股疯狂找壳的公司所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政策仍处于研究阶段、监管态度尚未明确落地的背景下,对中概股回归道路的影响并未明朗化。在这一轮以控制风险为诉求的监管中,对于本身业绩很差的公司,回归路将变得更为漫长。

不过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资本缠斗中也并不都是输家。几乎就在盛大游戏宣布引入银泰的同时,老东家盛大集团逆势抄底,购入了P2P网贷平台LendingClub11.7%股份,而盛大游戏的真正创始人陈天桥早已转型风险投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